& Intelligence

通过降低货币风险将机构投资扩大到新兴市场

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已经确定并拥护一个紧迫的问题,即紧迫的主要公共政策和国际投资界的紧迫问题:如何调动更多的私人股本(PE)资本流动通过降低机构投资者和基金经理的货币(FX)风险,在新兴市场(EMs)进行私营部门发展?

在发展金融界内部,调动更多的私人资本以实现可持续增长是我们时代的问题。仅靠公共部门的支出就无法实现双边国际发展优先事项和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需求太大了,美元
太少了。

发展参与者必须积极参与私营部门的参与,以催化和利用大量资源来促进整个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增长。不幸的是,外汇风险-尤其是担心新兴市场的投资回报转换为美元或欧元时会被冲走,因为当地货币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其相对价值,这种风险正在使数十亿美元(也许是数万亿美元)的美元否则本可以投资新兴市场企业的局面,以创造就业机会,增加税基和增强社会安全网。

环保局 代表着新兴市场的全球领先投资者。我期待与您携手合作,为 为全球企业家和企业提供资金。

雷努卡·拉姆纳特(Renuka Ramnath) | Multiples Alternate Asset Management Private Limited创始人,董事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

环保局 在它所代表的市场中发挥着重要而充满活力的作用,推动了推广和研究计划的发展,并促进了私人资本的作用。

布莱恩·林 | Pantheon Ventures合伙人兼亚洲和新兴市场负责人

发达市场不具有EMPEA在新兴市场中作为召集人和可信赖信息来源所扮演的角色。

大卫·鲁宾斯坦 |凯雷投资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联合执行主席

我很荣幸能与行业的先驱们一起,领导一个无与伦比的网络,领导着先驱者,塑造行业和社区的未来。

安德鲁·库珀博士 | LeapFrog Investment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环保局 的市场和行业情报为新的资金来源打开了大门。我期待着EMPEA及其成员的未来成功。

托比约恩·凯撒(Torbjorn Caesar) |英联的高级合伙人

尽管该行业肯定存在挑战,但在我们的目标市场和全球范围内都存在大量机遇,这使得像EMPEA这样的全球协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德鲁·古夫 | Siguler Guff&Company董事总经理兼创始合伙人